低级白砂糖

加或不加,都是苦。

刚甩了一下腿,感觉骨折一般

好看

我真是一个肤浅的人,只爱美貌,而且必须正当年少的

唱歌的单车

在喧闹的白天,那些听不见的特别的声音,夜晚会将它们无限放大,夜深人寂的时候,格外清晰


它和别的孩子一样有着青绿色的外表,但它的内心是与众不同的,它是一个与生俱来的歌者


无论是被谁发现,它都自在地歌唱

明天之后



开始写故事,就

像有人能把生活中普普通通的清扬洗发水瓶子画

成一艘在太空漫步的飞船一样,生活中也有很多

精彩的美丽的可爱的故事



咕叽咕叽,怕了怕了


陪跑的一次

电话☎

小时候,我们被称为留守儿童,爸妈外出打工,爷爷奶奶带大的,忘了是多少年前,肯定是小学五年级以前的事,家里安装了一部座机,就是这种很漂亮的红色,最最开心的便是铃声响起的时候了,我现在都能回忆起那种心情,当妈妈打来电话时…


可是随着时间推移,和妈妈身份互换,爷爷奶奶还在老房子里,虽说红座机早已退出了我们的家,换成了老年手机,可有什么不一样呢?它还是那样一个静静等待的角色,电话这头的人在外努力挣钱生存,电话那头牵挂着,等着铃声响起


我清晰的感受到奶奶接起电话的声音很高兴,因为我许久没主动联系了,即使前不久听说了她身体不好,去医院检查了,以后可能还会手术…

我一个人在这个地方,走得远了,渐渐成了这样冷漠的人吗

又荒废了一个周末


早睡早起都做不到的人,空谈什么未来呢